百無一用沈筱翊

泥嚎w这儿筱(xiǎo)翊(yì)♡
qq1347366260w
高一狗一条,周弧,日常朋友代理账号www
是个话废人怂弧长躺列活在空间死于小窗望不嫌弃…
混圈广泛然而样样不精…唯一能行的也就是写点破文…
沉迷V+,VC
本命作盗笔本命漫文野,本命小哥哒宰天依miku♡
吃土混jk制服坑,lo,章坑,拼豆,也是同袍!【其实还有】
更多共同点敬请慢慢发掘的说w
啊对惹,这儿字还勉强看得过去,如果有什么需要尽请来跟我说哟!mua♡

【金个人向】昔巷故梦(七)

只要一息尚存,就要爬起来更新【继续瘫】

昔巷故梦
◎原作:凹凸世界
◎金个人向,含金秋亲情描写,无cp【高亮!】
◎无大赛无原力,背景自设,接近我国70年代的社会,偏现实向
◎语言直白,内容略压抑
◎我流私设秋姐,有原创人物
◎ooooooooooooooooooc!【划重点】

分割线———————————————————————————

     老罗的家搬得拖拖拉拉的,一天搬一点,一天搬一点,好多天过去了才搬了一半多。拆房子的人等得心急火燎,每天都上门来催,有时一天要来好几趟。老罗他也不像一开始那样骂骂咧咧加嘟嘟囔囔了,相反他脾气变得相当好,看见来人总是笑眯眯的。他给他们端茶敬烟,热情得很。那些人来的次数多了,到他这里走顺了脚,有时候没事也会拐过来坐上一会儿,跟他东家长西家短地侃大山。
        老罗是个能说的人,年轻时候常出门,见识也比一般人广,那些人也都喜欢听他说话。金最喜欢热闹,现在家门口天天都是围着一堆人,他心里自然乐开了花。一看到他们扎在一堆抽烟喝水,就马上搬个小马扎凑过去,不管他们说什么都听得津津有味。
  老罗家总算搬得差不多了。家具一件件抬走了,里面七七八八的东西所剩无几,几大间房子空荡荡的。
  金把这几间空了的屋子当作山洞,开始在这里探起宝来。
     他东翻翻西找找,想挖掘到什么好玩的玩意儿。他在墙角翻出一只旧藤箱,大半边都已经浸水发霉了。金掀开箱子盖,里面有一些旧书旧报纸,还有几个写过字的旧本子。他捏着鼻子扒拉了半天,扒出一颗玻璃球。他在衣襟上擦掉尘土,发现竟然还是一颗有彩色球心的玻璃球。这回可捡到宝啦!他握在手里,心里美得不得了。
  金正沾沾自喜的把玩战利品,石突然闯了进来。石平素就是个眼尖的小孩子,他看见了金手里的玻璃球,立马态度蛮横地要他把玻璃球给自己。
  金当然不肯,他二话没说就扑上去抢。两个人扭打起来,毫无悬念是石占了上风。他扒开金攥得紧紧的手,把玻璃球抢走了。
  石抢到了玻璃球,得意扬扬地跑了,金很懊丧,蹲下身继续在墙角里翻。他听见石在窗户外喊他,就低着头不去理会。可石一声比一声高地叫着,显然不能再装听不见了。
       金抬起头,看见石的一张大胖脸正从窗户外头伸进来,用比胡萝卜还粗的胖手指指了指窗台朝他贼贼地笑。他抬头一看,窗台上斜斜地放着老罗的一双皮拖鞋。这双皮拖鞋可是老罗的宝贝,一年至少有三个季节都被他他套在脚上,风光十足地到处晃悠。这老城里再没有谁有这样一双皮拖鞋了,老罗算是独一份。现在这双皮拖鞋就摆在眼前,周围又没人,石向他招手,贼贼地示意他拿走。
        金是真动心了,他走过去,和石一样警觉地四下一看,街上一个人影也没有。不过他到底还是害怕,没敢伸出手。
  石却毫不犹豫地把两只拖鞋鞋底一合,麻利地藏到自己的衣摆底下。他把金一拉挡在自己的前面,两个人就迅速地冲回了家。
  爸爸妈妈都去上班了,俩孩子一头扎进他们的房间里,还插上了门。坐在门口乘凉的老大爷看见他们两个一阵小风似的跑回来,赶忙拄着拐杖冲里头喊:“你们俩小鬼又在闯什么祸哪?”他们一声不吭,只是缩在房门背后,捂着嘴暗搓搓地笑。

【待续】
 

【金个人向】昔巷故梦(六)

恢复更新!自己挖的坑就算拖再久也要好好的填上啊【瘫】

昔巷故梦
◎原作:凹凸世界
◎金个人向,含金秋亲情描写,无cp【高亮!】
◎无大赛无原力,背景自设,接近我国70年代的社会,偏现实向
◎语言直白,内容略压抑
◎我流私设秋姐,有原创人物
◎ooooooooooooooooooc!【划重点】

分割线———————————————————————————
   
        妈妈还在喋喋不休地跟他问长问短,突然听得爸爸在里屋很声大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她马上停止了说话,房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这一夜,家里特别静,连喘气和打呼噜的声音都听得分明。金在黑暗里睁大了眼睛,眼前的景物渐渐地清晰起来。
  他看到窗外的天放亮了,赶紧穿上鞋蹑手蹑脚走出了家门。他走在老城的巷道上,脚步又轻又快。
  他心情急切地直奔那个女孩的家。穿过她家房子前的小花园,发现她种的那些花都开放了。
        金一眼就看到那个和气的女孩正站在门口朝他笑。他加快步子朝她走了过去,满心想的是一头扎进她的怀里。
  他和她面对面坐在廊下的小竹椅里。她望着他,眼睛里全是笑意,好像看着自己心爱的弟弟。他也望着她,忘记了思考,只知道痴痴地笑,心里甜甜的。
  她的衣服特别干净,她的手也特别干净,她的脸也特别干净,干净得都好像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她的一切都让他羡慕。
  她说话的声音很温柔,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好听的声音。他记不清她对他说了什么,他只记得她的声音那么亲切。
  他心里暗暗地想:她要是能摸摸我该多好啊!
  一阵风吹过来,他的头发乱了。她伸出手,在他的头上轻轻地抚摸了几下,把他的头发捋平了。
  他激动得一颗心怦怦跳起来。
  金没有想到幸福可以来得这么容易。
  
        房子眼见快要拆到隔壁的家了,现在骂骂咧咧的不再是水果店的老板了,而是开五金店的老罗。老罗是这条街上出了名的有钱人,他家的房子又大又气派,外墙粉刷得白晃晃的,比谁家的都气派。
        只要有人夸他家的房子好,他总是得意扬扬,一点也不假装谦虚。他总会龇着大板牙顺着人家的话茬自吹自擂起来:“我们家的房子?只要长眼睛的,一眼就能看出好来!你们去找找这条街上哪还有比这结实的房子?连墙都比别家的厚上好多呢!”
  可是房子再好,也一样要拆。好多人都跑来看热闹,有人不无冷嘲热讽地说今个儿倒要看看老罗家的墙是不是真的比别人家的厚。
  老罗的老婆儿子丈母娘都早早起来忙着收拾东西搬家,两个小舅子也赶过来帮忙,他本人反倒不慌不忙的。他抱着胳膊站在人堆里,就像是一个看热闹的局外人。他说话的口气也像极一个局外人,脸上挂着古怪的笑容,嘴里嘟囔着:“这是能住几辈人的好房子啊,也这么说拆就拆了呀?不过老话说得好啊!这旧的不去,新的就不来!要是不给这房子拆喽,我们也没机会住新的啊!拆吧,拆吧,你们拆了,我也就省心了!”
  金夹在人群里,听老罗这么讲,心里有点儿替他一家难过。

【待续】

 

【金个人向】昔巷故梦(五)

昔巷故梦
◎原作:凹凸世界
◎金个人向,含金秋亲情描写,无cp【高亮!】
◎无大赛无原力,背景自设,接近我国70年代的社会,偏现实向
◎语言直白,内容略压抑
◎我流私设秋姐,有原创人物
◎ooooooooooooooooooc!【划重点】

分割线———————————————————————————

   拆迁很快就拆到这条街上了。
         街口头一家的水果店房顶已经被掀了,水果店里不比平日的阴暗,如今可是亮堂堂的。金平常最喜欢光顾这家店,不过他最多只是看看,从来没买过。他口袋里最鼓囊的时候也只有两分钱,在这个店里没一样东西买得起。
        水果店的店主不爱做小孩子的生意,只要一看见摊前站着流鼻涕的脏孩子,立马就像轰苍蝇一样毫不客气地赶走,连他们恋恋不舍地多看几眼那些馋人的瓜果都不准。每天早上一开门,他做的头一件事情就是把一筐一筐新鲜的瓜果搬到店门外摆起来,金走来走去,看见那些好吃的东西总是忍不住咽口水。
        可现在,店主他已经用不着费力再把那些瓜呀果呀一样一样搬出去了。它们全都暴露在没有屋顶罩着的天光里。
  中午时分,金经过水果店门口,看见店主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拆房子的两个工人在乱骂。他嗓门很高,唾沫星子都要飞到屋檐上头,招得好多人凑来看热闹。金用力挤进人堆里,看着店主他一边诉苦一边骂娘,居然莫名觉得有点开心。他意识到这点,连忙用力摇了摇头,告诉自己幸灾乐祸是不对的。
  他看得忘记了吃饭。等他鞋上沾着厚厚的白灰回到家,家里中饭已经快吃完了。桌上两碗菜见了底,只剩下碗底下汪着的一点汤,连是什么菜都看不出来了。金赶紧自己去盛了碗米饭往嘴里扒,他看见妈妈脸拉得长长的,脸色相当难看。
  “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她恶声恶气地骂了一句。金心一沉,知道她这就又要开始了。
  “吃我的用我的,啥忙都帮不上!”她又恶声恶气地说了一句,坐在小凳子上翻着报纸的爸爸皱着眉头说她:“你烦不烦啊?”
  妈妈马上扭过脸去回敬道:“嫌我烦你不会不跟我过呀!”
  爸爸阴沉下脸:“说着就不上路子了!”
  妈妈一脸鄙夷地冷笑起来:“人家都是男人养家,你挣一份钱算算有几张嘴跟着吃饭?我不吃你的不喝你的,还给你们家做事,侍候了老的侍候小的,忙完了家里的忙家外的,你当我是你家雇的长工啊?”
  爸爸不说话,只是把手里的报纸翻得哗啦哗啦响。
  金明白妈妈不完全是在骂他。他悄悄扭过头去看一眼爷爷和奶奶,他们坐在北屋的床沿上,两个人都低着头,一声不吭。
  晚上金刚躺下,妈妈就走了进来——实际上她并不算是走进来,厨房里根本没有供她插脚的地方。她站在厨房门口,伸手拽了拽金的被角,声音很响地问他:“你都睡不直吧?”金懵了,没等他回答,她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外面的人还当我不心疼孩子,我有这个心也得有这个力才行啊!”
  金知道她是故意的。她这么说是想撵爷爷奶奶走。其实她想这么干也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金曾亲耳听见她对爸爸说让你家的两个老东西滚蛋,还有比这更加难听的。当时他很吃惊,原来她不愿意爷爷和奶奶跟他们住?可是平日里,他看到她对爷爷奶奶也是笑眯眯的。
        她可是这条街上出了名的孝顺儿媳妇!
        金心里很可怜爷爷和奶奶。他假装睡着了,不搭腔。
  
【待续】 

【金个人向】昔巷故梦(四)

⊙前文戳这里!(虽然知道压根就没人看但还是挣扎着丢粗来(つД`))
(一)http://goodfornothingshenxiaoyi.lofter.com/post/1eac78ab_1146310f
(二)http://goodfornothingshenxiaoyi.lofter.com/post/1eac78ab_1148c658
(三)http://goodfornothingshenxiaoyi.lofter.com/post/1eac78ab_114a4b58

昔巷故梦
◎原作:凹凸世界
◎金个人向,含金秋亲情描写,无cp【高亮!】
◎无大赛无原力,背景自设,接近我国70年代的社会,偏现实向
◎语言直白,内容略压抑
◎我流私设秋姐,有原创人物
◎ooooooooooooooooooc!【划重点】

分割线———————————————————————————

  比妈妈更阴的,是老城里那些阴暗狭窄的巷道。
        尤其是太阳落山之后,巷道两边的房子就像两排咬不拢的牙齿,使本就弯弯曲曲的巷道显得更加阴森。
        金并不喜欢待在家里,没事就总在街上逛来逛去。他从东头逛到西头,从南头逛到北头,那些巷道曲折分岔,纵横交错,金走得很熟悉,有时候也会心生腻烦。但腻烦归腻烦,他也依旧在街上走着,因为他没有别的更有趣的事情可做。每次他走在街上,眼睛总是不安分地咕碌碌四处张望,想在地上发现点什么,最好是能捡到一个鼓鼓囊囊的大钱包,或者捡到什么好玩的东西。可是他确实不太走运,只有一次捡到一小块水果糖,除此之外就没有捡到过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平日里他捡得最多的是小石子、树叶,再有就是鸡毛跟碎瓷片,样样他都跟宝贝似地揣在口袋里。回家之后,不是被石一把抢了过去,就是被妈妈翻着了,之后口口声声奚落他是捡破烂的。
        有一天,金又在街上逛,没成想太阳居然转眼就下去了。他不清楚太阳是落山了,还是被云头遮住了。阳光一没有,四下里忽然暗下来。风吹在身上冷飕飕的,弯弯曲曲的巷道也好像变长了。金忽然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是该回家去,还是就这么继续逛下去。
  就在金犹豫的那个瞬间,他忽然看到一个看起来比自己稍稍年长几岁的女孩从街的另一头走过来。
        金无法说明自己那一刻的感觉,能确定的只是自己顿时就被她吸引住。等那女孩走近之后,他便悄悄地跟随他在后面,像极了一个小尾巴。他不知道她有多大,也不清楚她算不算跟自己一样是老城里的小孩子。金只知道,她的脸和衣服非常干净,干净得简直不像是这个脏乱破败地方的人。
        她穿条带水蓝条纹的白裙子,裁剪很是合体,风一吹,便显出柔和的身体轮廓来。略长的头发简简单单扎了两条辫子,软软地贴在她光滑的脖颈上。
        金居然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她的手也一定是像那些服帖的头发,软软的。
        他很想上去拉女孩的手,可是他不敢。既是因为自己并不认识人家,也是因为那女孩面上闪耀着的光辉过于耀眼。
        他怀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心情跟着女孩走了很长的一段路,一直走到一座房子前。
  这就是她的家吧?金这样想着。
  金看着她走进院子,然后进了房子。
  金站在街对面,躲在冬青树后面远远地望着她。
  她家的围墙很是低矮,从金的角度,能清楚地看见她家的房子和房子前的小院子。金看到她回家之后就坐在窗口翻看一本书。即使把眼睛揉了又揉,却仍是看不清她读的是一本什么书。那封面不知怎的,像是笼在一层朦胧的白雾里,看不分明。
        或许金离得还是太远了,他只看得见女孩低着头坐在窗口,手里捧着书读得认真,有时似是读到了有趣的文字,就略略抬起头,对着窗外轻轻浅浅地笑着。
        她只不过是对着窗外的花花草草笑罢了,金的心跳却无故地错了半拍。她是在对我笑呢,他头脑中生出这个自己都觉得荒诞的念头。
        金愈发觉得这女孩的长相极好看,说是他长到这么大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孩子都毫不夸张。除了好看,她周身似乎还环绕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金竟是看得出了神。
        冬青树下的泥地是湿的,待金醒过神来的时候,脚上的布鞋都洇湿了。不明所以的,他觉得心头有一种甜甜的东西顺着喉咙升上来,就好像刚刚吃下去十块糖果一样。
  天黑了,金看着她家亮起了灯。他知道时候已经不早了,该回家了,不然妈妈又要骂了。
  他沿着已是一片黑暗的巷道往家走,还没进家门,远远就听见妈妈在屋里大声嚷嚷。他拿手指使劲儿堵上了耳朵,但是尖锐的骂声还是不间断地传进他的耳朵里,还夹杂着石放肆的哈哈大笑。金想着刚才遇见的那个女孩,心里很是难过。
        他想,自己怎么就没有一个像她那样的姐姐呢?
【待续】

【金个人向】昔巷故梦(三)

⊙前文戳这里!(虽然知道压根就没人看但还是挣扎着丢粗来(つД`))
(一)http://goodfornothingshenxiaoyi.lofter.com/post/1eac78ab_1146310f
(二)http://goodfornothingshenxiaoyi.lofter.com/post/1eac78ab_1148c658

昔巷故梦
◎原作:凹凸世界
◎金个人向,含金秋亲情描写,无cp【高亮!】
◎无大赛无原力,背景自设,接近我国70年代的社会,偏现实向
◎语言直白,内容略压抑
◎我流私设秋姐,有原创人物
◎ooooooooooooooooooc!【划重点】

分割线———————————————————————————

  金喜欢奶奶这么问他,喜欢奶奶用这种心疼的眼神看着他。他知道奶奶是疼爱他的,但是只要奶奶这么一问,他就会觉得嗓子眼堵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所以他总是不回答奶奶的问题。有一次奶奶又拉住他的手,凑到他耳边悄悄说:“在这个家,我是做不得主的啊!我也是吃人家饭的啊!”
        金听得似懂非懂,他看奶奶边说着边悄悄地抹眼睛,心里也跟着一酸。他忽然心疼起奶奶,他想,一个做不得主的人还要可怜别人,真是让人难过。
  爸爸对金就完全不像奶奶这样。爸爸从来不会拉住他的手,也从来不会对他说一句疼爱的话。爸爸跟金说话的口气总是恶狠狠的,要么是命令金去做这做那,要么是呵斥和教训,好像金并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特别讨厌的人。如果爸爸带着一股冷风向他冲过来,那八成就是要揍他了。
        金经常还没弄明白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就忙不迭地把一只胳膊竖起来往头顶上一挡,同时机警地缩起脖子。有几次爸爸看到金突然做出这副样子,就忍不住哈哈大笑,因为自己不过就是走得急了点儿。
        爸爸打金是家常便饭,而且下手特别狠,每回都是劈头盖脸往死里打。金真的是被爸爸打怕了,就算是在睡梦里听到他的声音都会突然清醒过来。
        金知道妈妈不是自己的亲妈,所以也知道无论自己在爸爸这里受了多大委屈,说到底他还是自己人。虽然爸爸对自己并不好,可他是自己的亲爸,自己就是凭了这层关系,才能至今为止都好端端的坐在这个家里吃饭睡觉的。
        所以,金对爸爸完全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
        因为他怕。
        他怕哪次惹得爸爸一个不高兴,就像他威胁自己时说的那样把他赶出家门。真那样的话,他就只能白天挨家挨户去要饭,夜里睡桥洞了。
         金不想到街上要饭,也不想睡桥洞。所以不论挨打受骂他都忍气吞声,待到爸爸脸色稍一放晴,他就去讨爸爸高兴。
  不过比起妈妈来,爸爸真是算好得多了。爸爸是打骂都在明面上,事情过去了,也就那么过去了。但妈妈可不是这样,她有什么话从来不直接说出来。
        她经常看着金犯错,既不说他,也不骂他打他。但千万不要以为这就没事了,说不准转眼爸爸就会突然从什么犄角旮旯冒出来骂他或者揍他一顿。有时候连金自己都忘记了,妈妈还会翻出旧账来,跟他新账老账一起算。
        妈妈的记性特别好,无论多小的事情都记得一清二楚,尤其是金犯过的那些错误,她没有一件会忘记。而且,只要她三言两语,就能轻而易举地给爸爸的火气拱起来。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她想让爸爸收拾金,都能轻而易举地达到目的。
        每次她挑动了爸爸动手,自己就站在一边观看,还要张口讲出不少火上加油的话来。但一旦有街坊来围观了,她就会突然挺身而出上前拉架,说出来的话也立马都转了风向,句句都是劝大人息怒,替孩子开脱。不知情的人听了都感动她的一片慈母心肠。
        有一天金正在街上随便乱走,无意听到两个邻居在议论说某某某阴得很。他心里咯噔一下,马上把这个字记在了心里。
        他想,用这个“阴”字形容自己的后妈,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待续】

【金个人向】昔巷故梦(二)

⊙前文戳这里!
昔巷故梦(一)http://goodfornothingshenxiaoyi.lofter.com/post/1eac78ab_1146310f

昔巷故梦
◎原作:凹凸世界
◎金个人向,含金秋亲情描写,无cp【高亮!】
◎无大赛无原力,背景自设,接近我国70年代的社会,偏现实向
◎语言直白,内容略压抑
◎我流私设秋姐,有原创人物
◎ooooooooooooooooooc!【划重点】

分割线———————————————————————————
  

        金他家的房子是爸爸没当上副校长之前通过给上边请客送礼分到手的公房,房子很旧也很小。有好多次,爸爸都在家里说要是自己当上副校长就肯定会怎样怎样,可是到了儿真当上了,房子却还是没有调新的。妈妈好几次催他去跟校长提要求换套房子,爸爸却支支吾吾起来,说不好意思刚一上任就向组织提要求。妈妈听了几回这样的话,就腻了,冷笑道:“我就知道你是狗屎糊不上墙,你不敢说,那换我去说!”爸爸赶紧呵呵地对她赔笑脸,一边说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话来尽量稳住她。
       平素爸爸妈妈住南面的房间,爷爷奶奶住北面的小间。石不在的时候,金就睡在吃饭的小过厅里,石在的时候他就睡到小厨房里。吃饭的小过厅非常小,里面的桌子、椅子、凳子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样样都是能折叠的。每天晚上睡觉前,一家人七手八脚收掉桌子、椅子、凳子,再把靠墙放着的一张折叠的旧沙发拉开来就是床了。
        金望着这一堆折叠的东西,心里不止一次地想,要是自己也是可以折叠的就好了,每天晚上收起来往墙根里一靠,或者像衣服那样折得平平整整收进抽屉里,再不就是像晒被子那样晾在一根细绳上就行了,那多省地方啊。
        石长得比他高比他壮,妈妈说厨房太小不能让石睡,所以只能是金睡。金知道,跟妈妈是不能讨价还价的。他一顶嘴,妈妈就会狠狠地瞪他,他若惹她不高兴,大嘴巴子就会照着他脸上招呼,爸爸看着也从来不会劝妈妈,所以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何况,其实连爸爸也都是听她话的。
  厨房比过厅还要小得多,而且里面脏得不像样。锅台上结着厚厚的一层油腻,墙上、窗户上到处嵌满了黑泥,一走进去就能闻到一股油唧唧的气味。
        金的床说来是床,其实就是爸爸不知从什么地方拣来的两个破沙发垫子。他躺下之后,手脚就不能乱动。一动不是碰到了米缸,就是碰到了水桶,再就是蹭自己一身油污。有一回他睡着了没留意,一只手撂进了墙角的酸菜缸里,第二天醒来半截衣袖泡都在酸菜汤子里,又湿又臭。他刚睡到厨房里的时候,爸爸还说这是临时的,可金没料到这一临时居然就临时了两年多。这两年里他倒是没怎么长个子,如果他再长高一点,躺下去身子就该伸不直了,就只好像猫那样蜷着睡了。
  家里只有奶奶一个人可怜金。奶奶夜里老是睡不着觉,她总是说,人老了觉就少了。她经常在一家人睡下之后站在厨房门口望着金,眼神幽幽的,有时还会轻轻叹气。没别人的时候,奶奶会拉拉金的手,满是褶皱的面孔几乎贴上了他的小脸,轻悄悄地问他:“你睡得冷不冷?”
【待续】

<公告>

鲸鱼组帅炸了!

鲸鱼组:

鲸鱼组以后所有本子代理贩售页面都会加一句鲸鱼组独家代理  盗印死全家


 这种话我是真的不想说因为太缺德  但是实在是忍不了了  


哪怕能恶心到盗印的人也好  希望大家理解






【金个人向】昔巷故梦(一)

昔巷故梦
◎原作:凹凸世界
◎金个人向,含金秋亲情描写,无cp【高亮!】
◎无大赛无原力,背景自设,接近我国70年代的社会,偏现实向
◎语言直白,内容略压抑
◎我流私设秋姐,有原创人物
◎ooooooooooooooooooc!【划重点】

分割线———————————————————————————

  金被爸爸带到学校,只不过上了两个月课,就感觉念不下去了。老师劝了他几次,看这十来岁的孩子实在是不开窍,干脆就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多管。金正好自在,整天无所事事地在老城里闲逛。
  老城一个月前开始拆迁,到处都能看到搬得空空荡荡的房子和拆得只剩半截儿的墙壁,地上尽是碎砖烂瓦,本就狭窄得紧的街上处处尘土飞扬。
        金的家也在拆迁范围之内,门前的红砖墙上被人拿石灰水刷了一个大大的“拆”字,外面还套了一个有棱有角的圆圈。金的爸爸明明把这看在眼里,却完全没有搬走的意思。金不止一次听他跟妈妈商量说一定得在这地方钉死下去,说不定还能再捞到点儿油水。
  金的家里一共有五口半人。 除了他和爸爸、妈妈,有爷爷、奶奶,还有一个妈妈跟爸爸结婚候时带过来的儿子,石。
        金并非现在这个妈妈生的,他对亲生的妈妈并没有什么记忆。听家里的亲戚说,妈妈生下他不久就跟人跑了,但是家里的人却都说妈妈死了。平常他们并不提起她,金便也识趣地不问。他本能地知道这是一个问不得的问题。
        现在的这个妈妈是他爸爸和妈妈分手之后又重新找的女人,也有人传是爸爸和妈妈分手之前就找好的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金不知道,也并不想知道。
        现在这个妈妈带过来的儿子是她和前夫生的,比金大一岁,算是他的哥哥。可实际上呢,石没有一点儿当哥哥的样子,仗着有妈妈护着,他在家里可真真儿霸道的不得了。家里有什么好事都要先尽着他不说,还动不动就要对金动手。金长得瘦小,打架根本不是石的对手,吃亏的总是他。         
        石有时在这边跟着妈妈过,有时去他爸爸那边过。街上的人把这样的孩子叫做“两头倒”,所以在这个家里只能算半口人。不过这次拆迁,爸爸还是把他完完整整地算成了家里的人,然而,却并没有因为多出了这么口人而占到些许便宜。金曾听到爸爸在家里火气很大地骂娘:“那帮子混蛋账算得真他妈精,一点儿便宜都不让别人占!从他们手上想多抠出一分钱都难!这些披着人皮的东西,我日他们家奶奶的!”
  爸爸发起脾气,那真是可怕极了。脸涨得红红的不说,头上青筋根根暴起,两只眼珠凸出来,一副要跟人拼个你死我活的样儿。
        不过金知道,爸爸也就是在家里耍耍威风。出了门,他可是个街上人人称道的“好好先生”。爸爸是老城中心小学的副校长,也算是老城里的一个名人。他自己也认为自己是个名人,还总说名人出门去就要有名人的派头,所以出门衣服不能穿得太旧,因为穿旧衣服会让人看不起。头发也不能乱,所以他老是对着五斗柜上面的镜子梳自己那头本就不太足数的头发,还常花半个钟头在上头抹上一层亮闪闪的生发油。
【待续】
 

【新坑预告!】
这回写一个拆迁的故事,对,就是拆迁!
尝试了这种毫不做作全无修饰的直白文风!居然无比顺手啊我靠我怕不是找到了新世界∑
把媳妇儿 @碳墨钢笔 本来有其他用途的图拿来做了宣图♡
先放个试阅XD
预计国庆假期日更1000打底,大概会在假期内更完!告别挖坑不填的恶名(bushi)

咳咳,说正经的↓
《昔巷故梦》
◎原作:凹凸世界
◎金个人向,含金秋亲情描写,无cp【高亮!】
◎无大赛无原力,背景自设,接近我国70年代的社会,偏现实向
◎语言直白,内容略压抑
◎我流私设秋姐,有原创人物
◎ooooooooooooooooooc!【划重点】

【试阅】
  金被爸爸带到学校,只不过上了两个月课,就感觉念不下去了。老师劝了他几次,看这十来岁的孩子实在是不开窍,干脆就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多管。金正好自在,整天无所事事地在老城里闲逛。
  老城一个月前开始拆迁,到处都能看到搬得空空荡荡的房子和拆得只剩半截儿的墙壁,地上尽是碎砖烂瓦,本就狭窄得紧的街上处处尘土飞扬。
        金的家也在拆迁范围之内,门前的红砖墙上被人拿石灰水刷了一个大大的“拆”字,外面还套了一个有棱有角的圆圈。金的爸爸明明把这看在眼里,却完全没有搬走的意思。金不止一次听他跟妈妈商量说一定得在这地方钉死下去,说不定还能再捞到点儿油水。

就,先扔这一点!如果大家觉得能够接受这个设定还有通篇大白话,我就继续写下来啦w

无题。

趁着没人,就讲个故事吧。
有个诈骗犯,我们姑且称他为S。
S因为一些原因从小就患上了严重的性别认知障碍,所以他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谈吐举止,包括长相也都是女孩模样。
当然,他对外也一直自称是女性。
S有个合作伙伴,至少是S单方面的把他看做伙伴。
诈骗犯的合作伙伴,我们叫他Z就好。
Z极度讨厌女人,对于总是靠花言巧语来自己这里骗取重要情报的S更是恨不能除之而后快。
S只知道Z不喜欢自己,但并不知道Z有多么讨厌女人,更没想到Z一直盘算着弄死自己。
终于某一次,Z精心准备了一份假情报,没废什么太大的周章,S就上了当,被逮进了号子。
S从生活里消失了,Z觉得没什么不好,但有时候居然不习惯。
S在里面过得相当惨。因为他坚持自己是女性,所以发生了一些难以言表的情况。
等他出来之后,他的性别认知障碍已经完全被治愈了,虽然过程痛苦,但是他终于确认自己生理意义上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S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找Z算总账。
好死不死,S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当他弄清楚Z当年是存心把他往死里搞之后,他决定让Z尝尝他曾经在号子里受过的所有苦。
诈骗犯的本事自然不小,找到Z也没费不
了多大工夫。
他观察了依旧独自生活的Z几天,突然有了个好法子。
让他不明不白地蹲班房多没意思,为何不在那之前给他一个惊喜呢。
打定主意,他搬进Z的隔壁,并且用见面礼的酒灌醉了他,扔到自己床上。
岁月可以改变一个人许多,加之S已经换回了男性外貌,Z完全没有认出来他。既然上了床,居然就与S这么交往起来,甚至到了夜夜求欢的地步。
S很苦恼,他原定计划因此受阻,莫名其妙的心软下不去手。

“所以呢?这两人之后究竟怎么样了?”听故事的孩子不甚满意于讲述者的骤然中断,执着地催促着结局。

讲述者年岁已高,笑而不语。
被催得紧了,才悠然吐出只言片语。
“后来啊,后来S放弃了报复,Z也得知了真相,两人剖白心迹,最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呀。”
孩子们满足于这个结局。
“S现在应该已经老了吧!他肯定度过了幸福的一生,即使前半生多是苦痛,后半生却冰消雪融误会全消啊。”
老人笑容依旧,“或许吧。”
末了,又加了意味不明的话。
“什么事情,都不要做过了之后又后悔啊,后悔的滋味,可不好受呢。”

孩子们的家长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了这里。
大人们推搡着一个个恋恋不舍的孩子匆匆离去。
言语的碎片随着呜咽的西风和落叶卷在一起,向形单影只的老人刺过来。

“以后别再跟那老光棍讲话听到了没?”

“一个诈骗犯,他的故事,你又能分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END。】